<progress id="87h9d"><pre id="87h9d"></pre></progress>

<tbody id="87h9d"></tbody><rp id="87h9d"></rp>
  • 當前位置:傳奇養生網 > 養生雜談 > 情緒 > 正文

    陶之間,覓從容

    來源:網絡整理  發布者:傳奇養生網  發布時間:2014-09-09 01:50:31
    引言:在泥與火的共舞里,流淌著對傳統的執著。多年制陶,手工無須過多表達,不喧嘩自有聲。 滾滾紅塵,流光溢彩。有人追逐絢爛的燈火,有人陶醉顯赫的聲名,有人癡迷寶石的華麗。而你,隱在紅塵深處,只是一只樸實無華的土陶器皿,卻有著另一種綿長的美麗。
      引言:在泥與火的共舞里,流淌著對傳統的執著。多年制陶,手工無須過多表達,不喧嘩自有聲。
      滾滾紅塵,流光溢彩。有人追逐絢爛的燈火,有人陶醉顯赫的聲名,有人癡迷寶石的華麗。而你,隱在紅塵深處,只是一只樸實無華的土陶器皿,卻有著另一種綿長的美麗。在邊疆云南,這塊紅土地上,黏土俯首皆是,也許正因如此,在四千多年前,云南的先民已經知道如何燒制土陶器。這門古老的制陶技藝,千百年來在云南的隱秘角落默默生存,陪伴著云南的市井人生。然而跟眾多的傳統工藝一樣,當土陶遇見現代社會,開始慢慢凋零。所幸,在眾人投身時代大潮匆匆前行時,總有少數人堅守著傳統。“陶之間”陶藝工作室的創辦者申健宇,今年三十歲,卻已經在燒制土陶的道路上摸索了八個年頭。初夏,成都的“心香素食館”,在一壺古樹茶的氤氳茶香中,他坐在筆者對面,談起那些制陶的故事與心境。
      古老土陶的當代傳承
      春城昆明,西南林業大學的美麗校園,申健宇在這里度過了自己的大學時光。2006年畢業后,他并沒有離開,而是將校園里的一個老電影院改造成了藝術創作基地,他創建的陶藝店——陶之間,也在這里安了身。
      這樣的選擇,是出于對陶藝的熱愛。申健宇坦言,“我大學學的是城市規劃,所以制作陶藝走的完全是野路子。”都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,憑著自己的一腔熱情,他開始頻頻到周邊農村和云南的一些地州去走訪學習。跟古代許多種類的精美陶瓷器物不同,云南土陶,從誕生開始,就注定是“接地氣的”,它為老百姓的日常所需而生。正因如此,云南土陶的精湛技藝,也往往保存在那些偏遠的農村,也許是某個不起眼的瓦窯村,也許是某個覆蓋著塵土的陶器廠。
     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申健宇的生活是尋訪一些古村落,是跟某個村里的老人交流,是去觀察村里的陶藝人怎樣制陶。“人家也不會直接教你,而是去看人家做,自己領會,自己用心學。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自己的認識,和制陶的方式。”他說,“我們從選材到燒制,全是按照最傳統的農村做法來做。所以你沒見到我們的陶器之前,可能會想,它就是個農村用的泡菜壇,腌菜罐,一只碗,一個酒壺。但事實上,我們在假借這種手法的過程中,會有所創新。比如我們的普洱茶具、煮茶套裝,就是用古老的工藝來做我們現代人的器皿。”
      還在上學時,申健宇就到過一些農村,有時候是實踐課程,有時候是做畢業設計,到一個很閉塞的小村子,可能一呆就是兩個禮拜甚至兩個月,跟外界沒有任何聯系。“在那種狀態下,反而覺得自己是最清澈的,無論是思維還是想法。生活在復雜的現代社會中,你會很想去逃離。但如何才能既實現人生理想,又能填飽肚子,兩者其實很難去平衡。理想和現實是兩條平行線,如果不能把它們連接在一切,那就讓我們劃出一條切線,把兩者都實現。”申健宇邊用自己的茶具泡茶,邊回憶那時的生活。
      對于傾注了自己心血的作品,每個人都會倍加珍惜。做陶也如此,陶器的背后,附著制陶人的特殊情感和故事。采訪申健宇時,他的面前就放著一把自己用的茶壺,特殊之處在于,壺蓋上的壺鈕竟然是一顆圓潤的果核。他笑著回憶起這把壺的來歷:“這是我回臨滄老家的時候制作的,打磨口邊的時候,不小心把壺鈕弄掉了。我做陶有個習慣,只要出一點問題就會砸掉重來。這把壺花了很多心思,就沒舍得丟,但是影響了心情,不想做了,便跟著朋友一起到山里去散散心。在山里行走時,無意間一低頭,看見小溪里漂下來幾顆小果核。這種果子在當地很有意思,我們叫甘甜果。聽大人說,以前鬧饑荒時就用這個東西來充饑,所以我覺得這是救命的。這種果子其實不好吃,很酸很澀,而且跟吃桃一樣,怎么都啃不干凈。我看到的果核卻很光滑,應該是果子成熟后掉到水邊,常年被流水沖刷出來的效果。于是我隨意撿了兩顆放包里,回家也沒在意。重新去拾起那把壺的時候,才突然想起,能不能用那個果核來做壺鈕?然后我用了一個很復雜的工藝,把果核固定在了壺蓋上。燒成后也沒舍得給別人,一直自己在用。”
      心香素食館中,有其他“陶之間”制作的陶器展出,多為茶具。雖然看上去有些粗糙,但質地密實,壺蓋緊緊貼合,并不是隨便就能捏得出來的。茶壺的木把也很別致,用鉚釘自然地銜接于壺身,用申健宇的話說,既要實用,看起來又要有美感。
      這樣的土陶器物,有著另一種動人的美。它沒有那么鮮明的個性或特征,沒那么華麗鮮艷,就是祖祖輩輩在用的一些東西,樸實無華。一件作品,其實是作者內心的顯現,一件拙樸的陶器,亦是心境的一種表現形式,返璞歸真,簡樸自然。
      不喧嘩自有聲
      陶之間,是一個陶藝品牌,也是一種生活態度,申健宇在后面續上了三個字:覓從容。“每一個器皿出來,你看到它很簡單的形狀,其實需要付出很多不為人知的努力,經歷多少次的失敗,才能實驗出這樣的效果。比如我們用的材料是最原始粗糙的黏土,如何讓它變得很緊密呢,這就需要多年的反復嘗試。”
      在這樣的反復嘗試中,在不斷的失敗中,申健宇和他的伙伴們沒有放棄,經住了別人的冷眼,守住了最初的理念,默默無聞的傳承著同樣默默無聞的土陶工藝。這個過程,其實是對心智的歷練,是一場身心的修行。“陶之間,覓從容”,從容不是一個口上說說的形容詞,而是身體力行的修煉后呈現的一種狀態。
      經過多年的堅持和積累,“陶之間”在昆明園博花鳥市場中有了自己的小店,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“陶之間”的原創陶器,不少人由此愛上了店中別具風格的茶具。成都茶人樂凡就是其中一員。一次她途經昆明,去花鳥市場準備淘一件花器,無意間邂逅了“陶之間”。更巧的是,那天申健宇也正好在店里。一番交談后,他們彼此引為知己。樂凡這個名字,已經透露出她喜歡在平凡中感受樂趣,加上她極度愛茶,很自然地對“陶之間”樸質的土陶茶具一見鐘情。
      “申老師現在才三十歲,已經在制作土陶這條路上摸索了九年,我看到了一個傳承者的堅韌,更感動的是,他不是學這個專業的,只是喜歡而已。”樂凡一邊擺弄著茶具,一邊輕柔地說,“陶之間的陶器,燒一批,就不會再燒同樣的第二批,總在不斷的創新變化,所以每次我見到申老師,他都會帶給我不同的驚喜和感動。”
      樂凡為我們帶來一款景邁古樹普洱茶,這片茶園已有一千三百年的歷史。她這樣形容自己第一次到景邁茶山的感受:“什么是億萬年的厚土,什么是千年的守望,什么是真正的生命與力量。” 用云南土陶茶具泡普洱茶,正是絕佳的選擇,好像土地與茶又重新融為一體,F代文明的飛速發展,尤其是城市化的進展,改變的不僅是環境,還有生活方式。人與自然的距離越來越遠,傳統文化也在一點一點的淡化。“我們渴望回歸傳統,讓身心靜下來,從品一杯茶開始,去感受陶之間的茶器帶給我們生活的美好,讓我們的生活更經得起時間的磨礪。”樂凡說。
      “現代社會,日用品已經非常豐富,現在做土陶器物,是不是更多上升到了藝術的層面?”當我提出這個問題時,申健宇迅速否定說,“沒有沒有,這不是藝術。我們的創作理念很簡單,就是‘好用’。我的全部靈感來源于生活。愉悅、平靜、愜意、追求、熱愛、珍惜……只有愛生活才懂得陶藝的價值。”
      “好用”,平實的一個詞,卻打動人心。關于藝術與生活的關系,申健宇舉了個例子:在云南生產的青花瓷,都有一個相同的紋樣。一個雙波浪,中間有一個圈,接著又一個雙波浪。這是怎么來的呢?我一次在一個村里跟老人聊天,聽他們說起一個小故事。古時的手藝人生活很富足,有位做陶瓷的老藝人一邊畫紋樣一邊跟別人閑聊。旁邊的人說,你做陶,房子有了,老婆娶了,牛馬也有了,日子好過了。他邊畫邊回答,牛有了,馬有了,車有了,最后死了還不是等于零,等于零,等于零,最后畫出來的就是雙波浪接著一個圈。這些故事聽起來很通俗,但反應了一種生活哲學——你那么辛苦干什么,那么多應酬爭奪干什么,死了還不是一堆黃土,等于零。所以說藝術來源于生活,又回歸生活,不要那么矯情的去尋找什么藝術,藝術就是生活。
      用清心寡欲的心,做樸質無華的器物,在泥與火的共舞里,流淌著對傳統的執著。多年制陶的申健宇說,“手工無須過多表達,不喧嘩自有聲。”這話說得好,繁華褪盡后,我們終會發現,最動人的,是淡然相守;最美好的,也是經得住歲月磨礪的平凡物事。

    相關熱詞:

    欧洲精品99毛片免费高清观看
    <progress id="87h9d"><pre id="87h9d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<tbody id="87h9d"></tbody><rp id="87h9d"></rp>